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信息 > 宗教界动态

“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召开

点击数:569 更新时间:2017-09-23 08:14:20

2016年10月17日,我所执行所长张风雷教授、宣方副教授应邀参加“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学术研讨会”,宣方教授发表论文《鸠摩罗什所译禅经考辨》。

2016年10月17日,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世界亚洲研究信息中心,泰国国际佛教大学联合主办的“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

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院长、李雪涛教授,比利时皇家科学院院士魏查理(Charles Willemen)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特聘教授顾彬(Wolfgang Kubin)先生,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索罗宁(Kirill Solonin)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谢林德(Dennis Schilling)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世界亚洲研究信息中心副主任郭栖庆教授,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法音》编辑部主任桑吉扎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原《世界宗教研究》杂志社社长、黄夏年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执行所长张风雷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校史馆馆长姚胜教授,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王邦维教授,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尚永琪研究员,北京大学哲学系王锦民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系宣方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张瀚墨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周立群讲师,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李灿讲师、以及部分硕士、博士研究生等参加了研讨会议。

研讨会围绕“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议题展开研讨,李雪涛院长、魏查理教授、王邦维教授分别就鸠摩罗什的生平、佛教思想、佛经翻译,以及鸠摩罗什带来的新学知识等发表了自己的研究心得。

尚永琪研究员作《鸠摩罗什东来机缘及相关历史问题考略》、姚胜馆长作《鸠摩罗什‘十诵律’受学师从考述》,李灿博士作《鸠摩罗什何以会成为化石的的翻译家——4—5世纪的印度经典语言的变迁与中国的佛经翻译革命讨论》,桑吉扎西作《鸠摩罗什与丝绸之路》,王锦民教授作《鸠摩罗什与凉州》,周立群作《鸠摩罗什译经中的印度天文学知识》,索罗宁作《西夏传说中的罗氏三藏》,黄夏年作《鸠摩罗什与民族融合》,宣方作《鸠摩罗什所译禅经考辨》,张瀚墨作《外来和尚会念经——鸠摩罗什时代的佛经翻译特点》。

鸠摩罗什(Kumarajiva,344—413)祖籍天竺,生于龟兹,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论师、译师。鸠摩罗什最主要的成就表现在系统地介绍了龙树中观学派的学说,所译经论对中国佛教宗派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相关报道见:http://fo.ifeng.com/a/20161018/44471749_0.shtml


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迁移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2016年10月18日 15:28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作者:桑吉扎西  


鸠摩罗什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佛经翻译家,他同时作为亚洲知识的传递者和创造者,很多佛教思想都源于他。

会议现场(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桑吉扎西)

比利时皇家科学院院士魏查理教授及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王邦维教授(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桑吉扎西)

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尚永琪研究员(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桑吉扎西)

著名佛教学者黄夏年(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桑吉扎西)

与会学者嘉宾合影(图片来源:凤凰佛教供图:桑吉扎西)

2016年10月17日,由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世界亚洲研究信息中心,泰国国际佛教大学联合主办的“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举行。

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院长、李雪涛教授,比利时皇家科学院院士魏查理(Charles Willemen)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全球史研究院特聘教授顾彬(Wolfgang Kubin)先生,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索罗宁(Kirill Solonin)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谢林德(Dennis Schilling)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世界亚洲研究信息中心副主任郭栖庆教授,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法音》编辑部主任桑吉扎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原《世界宗教研究》杂志社社长、黄夏年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执行所长张风雷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校史馆馆长姚胜教授,北京大学东方文学研究中心王邦维教授,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尚永琪研究员,北京大学哲学系王锦民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宗教学系宣方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张瀚墨副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周立群讲师,北京外国语大学亚非学院李灿讲师、以及部分硕士、博士研究生等参加了研讨会议。

研讨会围绕“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议题展开研讨,李雪涛院长、魏查理教授、王邦维教授分别就鸠摩罗什的生平、佛教思想、佛经翻译,以及鸠摩罗什带来的新学知识等发表了自己的研究心得。

尚永琪研究员作《鸠摩罗什东来机缘及相关历史问题考略》、姚胜馆长作《鸠摩罗什‘十诵律’受学师从考述》,李灿博士作《鸠摩罗什何以会成为化石的的翻译家——4—5世纪的印度经典语言的变迁与中国的佛经翻译革命讨论》,桑吉扎西作《鸠摩罗什与丝绸之路》,王锦民教授作《鸠摩罗什与凉州》,周立群作《鸠摩罗什译经中的印度天文学知识》,索罗宁作《西夏传说中的罗氏三藏》,黄夏年作《鸠摩罗什与民族融合》,宣方作《鸠摩罗什所译禅经考辨》,张瀚墨作《外来和尚会念经——鸠摩罗什时代的佛经翻译特点》。

鸠摩罗什(Kumarajiva,344—413)祖籍天竺,生于龟兹,是中国佛教史上著名的论师、译师。鸠摩罗什最主要的成就表现在系统地介绍了龙树中观学派的学说,所译经论对中国佛教宗派的形成和发展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鸠摩罗什的著述主要有:《实相论》两卷,《注维摩经》,《注金刚经》,《答后秦主姚兴书》、《答秦主书》,鸠摩罗什曾应庐山慧远和尚之邀所做的《问四相》,以及《略解三十七品次第》等。遗憾的是,他的大部分著述都没有流传下来。

鸠摩罗什东来传法,从某种程度上说,促进和改变了佛教中国本土化、民族化的过程。今天我们熟知的许多常见佛经有不少就是出自鸠摩罗什的翻译。

例如,他的《成实论》成了后来成实学派的主要经典;《中论》、《十二门论》和《百论》成了三论宗的主要经典;《法华经》演变成中国天台宗的主要经典;《阿弥陀经》成了净土宗所依据的“三经”之一;至于《金刚经》对禅宗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弥勒成佛经》和《弥勒下生经》则对中国民间的弥陀信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坐禅三昧经》则是自安世高以来第一部大乘禅法经典,而《十诵律》是第一部完备的汉译小乘戒律经典。受鸠摩罗什翻译的影响,由佛陀耶舍译的另一部完备的小乘戒律《四分律》,在唐朝以后成为内地通行的戒律本。而《梵网经》则是第一部大乘戒律。

可以说,鸠摩罗什的翻译对中国佛教哲学和教义的形成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后来中国佛教宗派所依据的重要经典,基本上都是在这一时期翻译成汉文的。例如,大小品《般若经》的重译和《大智度论》的新译,由于语言的流畅,促使了大乘佛教般若学说的传播,而这种学说是被中国各个佛教派别,用来建立宗教理论体系的重要的思想资料。

从魏晋南北朝以来逐渐盛行的中国佛教学派中,到了这一时期基本趋于成熟。然而,这一切的发展都与鸠摩罗什在长安译经传法有着直接的关系。我们甚至可以说,由于他的到来使得中国佛教形成了一个伟大的历史转折,而这个转折便是鸠摩罗什对中国佛教所做的最大贡献。

学者们认为,在翻译文体上,罗什也一变过去扑拙的古风,开始运用达意的译法,为义学方面开辟了广阔的园地。

他的佛经翻译在力求不失愿意之外,更注意保存原本的语趣。赞宁(919—1001)称赞罗什的译文“有天然西域之语趣”。

鸠摩罗什不只译出了许多重要的印度典籍,他还建立了优美的翻译文学体裁。而在鸠摩罗什以前的翻译家都不能同样精通梵文和汉文,有些还并不精通佛教各派经典和印度的古典。一个好的翻译家不但要精通两国语文,而且要有高深的学问和广博的知识。这种条件到鸠摩罗什才算具备。

诚如已故著名东方学家、北京大学梵文学家金克木教授所言:在我国思想史上从东晋起的一段相当长的时期里,唯物论和唯心论的许多学派进行多次的公开辩论,出现了新的“百花争鸣”的局面,不能不认为鸠摩罗什介绍印度哲学是这里面的一个重要因素。鸠摩罗什是我国宗教、哲学、文学的历史上起过极大作用的杰出的古代学者。

李雪涛教授认为,鸠摩罗什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佛经翻译家,他同时作为亚洲知识的传递者和创造者,很多佛教思想都源于他。

他表示,此次“鸠摩罗什与东亚知识的迁移研讨会”的成功举办,将对今后鸠摩罗什研究起到积极的推动和引导作用。

更多>> 研究人员
  • 方立天教授

    专业研究方向主要为中国佛教、中国哲学

  • 张风雷教授

    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执行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政协委员。

更多>> 基地期刊